1. 青瓜传媒首页
  2. 移动互联网

B站,UGC幸存者

B站,UGC幸存者

 

11月,搜狐市值7.84亿美金,B站市值41.7亿美金。2013年,搜狐视频还是行业老大,如今整体业务市值不及UGC类的B站五分之一。尽管如此,B站在视频领域的市场份额离“优爱腾”还有相当距离。

 

历史仿佛开了个玩笑。

 

视频网站刀光剑影的十三年,是网民将目光从电视往网站逐渐迁移的十三年。幕后玩家在争抢中拼出血路,期间,有人拔刀相向,有人负伤离场,有人交棒他人,有人遁隐江湖,有人握手言欢。跑在前面的至今也非赢家,但他们拥有等待曙光的权力。B站,作为一支不同力量,因为拥有大量年轻用户,成为新游戏中的玩家,尽管已获巨头青睐,属于它的冒险还未结束。

 

多年后人们回顾起来,可能会得出这么几条结论:竞争不以先后定输赢;最后成功的一定是野心极大、资源整合力极强的人,而不是更懂产品或行业的人。野心大决定了他选择接受残酷的竞争方法,资源整合力强让他们在别人不习惯的环境中如鱼得水。

 

视频网站创业枪声响于2005年。没人料到这是一场马拉松。

 

土豆网的成立比youtube还早,王微曾向媒体特意指出这一点。在准备发布土豆网的时候他还有点儿紧张,不知未来会发生些什么,最后想到给媒体的800元通稿费都花了,也就豁出去发布了。大量的媒体报道曾将他定位为一个“文艺青年”型的创业者,但曾经的“敌人”古永锵在合并后否定了这一点。

B站,UGC幸存者

土豆网创始人 王微

王微无疑将许多期望寄于土豆,他希望“人人都是生活的导演”,想打造的是媒体平台。这事很好理解,当时的巨头搜狐、新浪都是媒体,这一模式拥有最清晰的商业模式。土豆网在2008年推出的“映像节”体现了王微对土豆的设想,他希望离“影像”这件事近一点。

 

想打造类似视频网站的还有网易前员工周娟,“56”网的愿景一如其定位,供网民自娱自乐。

 

之后,随着创立近一年的youtube接连拿到红杉共计1150万美元的投资,越来越多的创业者瞄准视频这一领域。这其实是最早的“产业互联网”时代,第一个被改造的是传媒业。

 

似乎名字带“6”的视频网站比较好运,不久后成立的56、六间房、酷6都曾在人们记忆中占据位置。而更多的网站,已茫茫不知所踪。

 

“六间房”的创业经历为人所知,创始人刘岩的一篇日记起到很大作用。这篇发表在网上的文章详述了自己和兄弟们创办六间房的过程,他在文中感谢岳父的出生地给予取名的灵感,感谢岳母的支持。当然,更让人体会到视频战争竞争激烈的,是他描述的一次和敌人的正面对抗战,当时对方攻击六间房数据,团队几日没合眼和对方拼搏到底。

 

这样的正面“搏斗”,恐怕在每个视频网站背后都发生过。

 

行业第一波网红也慢慢涌现,最知名的当数胡戈,“馒头”事件最后演变到陈凯歌导演决定告他,网上大量评论的争论焦点是,到底应如何看待网友创作的这种“恶搞”视频?事件最后以胡戈道歉结束。

 

2007年3月,网友将沈阳大雪的视频传到网上,带火了一个网站,优酷,当时的媒体标题还是“草根媒体显身手”。优酷是众多起跑者中来得比较晚的,创始人同样来自“视频网站创业的黄埔军校”搜狐。不少评论认为,它正式运营的时间受了谷歌16.5亿美金收购youtube很大影响,收购事件发生于2006年11月,一个多月后,优酷正式开始运营。

B站,UGC幸存者

谷歌收购youtube给视频创业狠狠加了一把大火,据媒体报道,2007年前后,国内做视频的创业团队约有200家。

 

自从开始做视频,这些创始人隔三差五就在媒体上谈盈利的问题。“今年不会盈利”、“明年可能不会盈利”是常见新闻标题。从视频网站依旧亏损的2018年回头看,当时的焦虑显得清晰无奈。

渡过草创期,之后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:版权、审核。大多数网站应对版权危机的办法是,先让网友上线传播,如果版权方找来就下线,而在审核问题上,他们处于被动地位,行事 “小心翼翼”;没人盈利。靠着亮眼的数据和更有效率的经营,他们中的极少数抢先拿到融资,继而甩开对手,成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。支持他们在如此环境下还保有竞争热情的是:上市,或卖个好价钱。

 

由于不盈利及持续烧钱,视频网站间的竞争逐渐变成资本游戏。2010年左右,巨头入场。搜狐视频成型于2009年,2010年百度组建“奇艺”,最晚入场的是腾讯视频,晚于优酷上市后的2011年。

 

中国视频网站发展方向缘何变成一致的版权竞争,而非美国的youtube、hulu、netflix多模式并行?原因看起来很明显,美国有线电视行业高度竞争化,竞争力强,市场成熟,如拥有影视版权优势的hulu一上线就发展迅速,不逊于新媒体。中国用户并非没有看网络内容的需求,只是在从未有过的海量影视剧资源之前,这种需求被后置了,又或者说,UGC(用户生成内容的形式)平台是发展缓慢的,流量竞争力是小于影视剧的。

 

总之,烧钱拿影视版权成为视频网站竞争焦点。

 

王微称自己后来几年“没有快乐”,他本想做个UGC网站,靠广告活着,结果陷入资本游戏。“我那时已经没有快乐,但痛还是很痛,后来就变得麻木。但必须不动声色坚持走过去,IPO算是尽责任。”王微称。56网的周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,“那个时候,资本决定了发展方向”。土豆、56迎来视频网站两种不同结局。土豆在之后顺利上市,王微完成心愿。56网在土豆上市41天后,被人人网8000万美金购得,成为其全资子公司。

B站,UGC幸存者

56网创始人 周娟

在2012年优酷土豆最终合并之时,排在前列的视频网站逐渐迎来自己的命运。2013年,百度以3.7亿美金收购PPS;2015年,宋城演艺以26亿收购六间房;2016年,酷6网与盛大签合并协议,酷6私有化退市。

 

一个时代落幕。

 

王微现在拍电影,5年做了三部动画长片;李善友创办混沌商学院,将自己多年管理经验授予更多创业者;刘岩2016年推出某社交软件,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撼动微信地位;搜狐收购56,周娟离职后还没有最新的消息;古永锵已近两年没有最新消息——除了在微博上转发过两个和乐器尺八有关的消息。

B站,UGC幸存者死而复活的UGC

如果上述创业者看到当下UGC和短视频的火热,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行动早了十年?

 

除了带火中国的创业,youtube也给日本创业者带来启迪。2006年12月12日,日本niconico动画开始提供实验性服务,将youtube上一些视频转到自家平台上。之后引起youtube不满,于2007年2月禁止niconico访问它的影片。

B站,UGC幸存者

youtube自制内容

半年之后,一家名为Acfun的网站出现。创始人的本意是做个连载动画的个人网站。仅仅“个人网站”的定位,正好赶上国内动漫fans需求的爆发口。这是所有正在抢版权的视频网站完全忽略的小地带。

 

A站似乎在2010年被创始人xilin以400万价格卖给杭州边锋的陈少杰之后,就开启了自己颠沛流离的命运。它变成了资产物,被各方人士频繁转手及操控,最终命运是在今年6月被快手收购。

 

A站创办两年后,延续“二次元”精神的B站出生,它同样拥有吸引年轻人的利器:弹幕。弹幕将平台变社区,B站又天然拥有一批垂直用户:动漫番剧爱好者。

 

那时视频网站行业的新变化还是,BAT准备上场了, UGC正在被“消灭”,全行业加速进入影视版权争夺战。

B站,UGC幸存者

和逐渐兴起的快手、抖音等短视频一道,B站承接了被消灭的UGC文化,技术成熟给了它兴起机会:视频制作越来越方便,不同于“胡戈”时代,红人有了专门的变现渠道与模式,产业链逐渐成熟。这一切正像王微当年所憧憬的,“人人都是生活的导演”。

2014年之前,B站还处于几乎不为人知的默默发展中。那几年它面临的挑战有:被各大影音网站告侵权(现在依旧面临这个挑战),和A站抢用户,以及一次可能被写入网站历史的,创始人Bishi和“搬运工”(从日本网站上搬运番剧到B站的用户)在网站互喷事件。

 

对一个目标可以更为远大的网站来说,这都是不妙的事。直到B站历史上第二个男人出现,局面才得以改变。他就是被誉为有强大资本运作能力的,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,雷军老部下,王小川高中同桌,陈睿。外表看上去温和的他是动漫铁杆爱好者,自称“喜欢动漫26年的大叔”,从小就看《圣斗士星矢》、《北斗神拳》,喜欢的动漫有宅男最爱《秒速五厘米》,一个日系纯爱初恋故事。

B站,UGC幸存者

B站“萌大叔”陈睿

他是和B站创始人Bishi截然不同的专业型选手。BISHI因爱好创建B站,每日关心的东西多和动漫有关,至今还在微博上不倦地转播着B站一切活动,而徐睿关心的事更广泛,网站发展,未来走向,资本运作,当B站打破承诺,在番剧前加广告后他会在知乎写文章说明情况。

2015年,B站获腾讯投资,迎来高速发展期。这一年也是它的社区文化闪耀的一年:网友剪辑成龙洗发水广告做的“duang”、雷军视频剪辑“are you ok”以及网剧《太子妃升职记》都在B站火了。这意味这个完全的UGC社区已极具人气。

 

和土豆、56面临的环境不一样,B站走上了靠UGC存活的道路。今年3月B站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,由UP主(B站上传原创内容的用户称号)上传的视频内容占平台整体视频播放量的85.5%,2017年活跃UP主比去年增长104%。它在盈利方面的压力也远小于之前想做UGC的网站,主要原因是不用购买大量版权,成本压力减小了。此外,因为拥有大量垂直用户,它另辟蹊径找到变现之路:游戏。2018 Q2财报显示,为它带来最多营收的还是游戏业务,占比近八成。

B站,UGC幸存者

B站“现金奶牛”,游戏《命运/冠位指定》

同时,它正在变成一个形态更丰富的社区,和youtube一样,它开始做自制节目。2015年,B站首次出现在一部日本动画《洲崎西》的制作人名单中;2016年,B站推出首档自制二次元综艺《故事王Story Man》,有评论分析称这完全是专门为B站用户制作的节目;2017年,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、《国家宝藏》、《寻找手艺》一系列“冷门”纪录片在B站播映时莫名火了,2018年,B站联合出品纪录片《人生一串》。

UGC平台开始自制节目,自然是为了抵挡竞争——拦截IP分流、吸引更大圈层的,非二次元用户。

 

这两年,B站也开启买买买模式。据第三方统计,2017年B站投资了5家动漫公司,在二次元领域已投资50家公司。最近,网易漫画和二次元音频平台公司“猫耳”也成为旗下公司。

B站,UGC幸存者

B站线下活动“BML”,目前已举办6届

发展壮大,月活约8500万的B站也免不了站队。2018年11月,腾讯对B站投资3.176美金,持股达到12%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《财经》披露,阿里也在11月对B站注资,阿里和阿里系持股达10%。B站更安全了。

 

从小众用户走向大众之后,B站也面临其它领域的竞争,对用户时间的争夺战,任何分流用户注意力的APP,以及越来越严格的青少年内容审查系统,公司发展过程中的老账新案。更重要的是,它依然在等待自己盈利的那一天。

 

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时代。UGC网站在中国活了下来,这发生在一场与之相关的,壮大惨烈的战争之后。或许应验了许多人那个关于创业的结论:成功的模式是时代的产物,早一点就“牺牲”,晚一点没票了。

 

“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,但绝不会变质。”徐睿在知乎上说。

 

它能否破茧成蝶独自飞翔,或最终成为AT一员?

 

这个问题,也是今天多数独立发展的大公司都要面临的,前途问题。

 

作者: 牛油果,授权青瓜传媒发布。

来源:不凡商业(bufanbiz

本文由青瓜传媒发布,不代表青瓜传媒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opp2.com/108186.html

联系我们

1820596998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jay@opp2.com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