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移动互联网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 

正在紧张备考的00后艺考生 “网黑涛”,学习之余,在“最右”社区上更新了10秒的短视频,距离上次发布动态已过去3个月,有粉丝在评论区响应,“居然回归了”。

网黑涛拍摄7个月短视频,积攒了3.3万粉丝、26万个赞,在平台上小有名气。他自己联系了数家MCN,合同有内容产出和更新频率的强制性条款,专业的MCN无法忍受长时间的静默。3个月,网络流行语已换了好几茬,粉丝们更难长情守候,他无奈地告诉说道,要顾及学业,难以满足机构的数量要求。

更多达人们没有网黑涛的羁绊和牵挂,他们与MCN机构,一道奔赴淘金短视频潮涌方向,开始收获粉丝、人气和百万计的收入,他们的联手,已悄然改变抖音、快手们的生态,并正向阿里、京东的边界渗透。

拉拢达人

“帅你一脸毛蛋”皮肤黑黄、小眼睛、身材平平,素颜时与普通女孩无异。她是B站的一个美妆达人,以时常发布产品评测种草视频出名,在B站拥有96万粉丝,微博上粉丝达331万。

2019年1月,她发布了一条“年度国货眼影”的测评视频,13分钟的时间,介绍了8款国货眼影品牌,微博点击量超171万。过去2年,毛蛋的全网粉丝由数十万增至517万,相比一夜爆红的现象级网红IP,她的成长速度不算快。

素人的外表、明显的个人特征、接地气的语言,毛蛋这类达人身后,其实有一个的专业团队,他们深谙达人们的孵化与运营,拥有短视频“工业化”生产的技能,达人们大量爆款内容,来源于这些MCN机构的精心运作。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)意为多频道网络,是一个舶来品,发源于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,该模式是签约有潜力的内容创作者,进行网红孵化,最终实现商业化。简单来说,MCN是连接网红和各平台之间的桥梁,实际担当达人经纪公司的作用。

毛蛋所在的美妆垂直类MCN“快美”,起步于美妆短视频制作,2015年,尝试过美妆类APP,后因难以与头部APP竞争,2016年将原有美妆短视频制作能力转移到MCN,在快美CEO陆昊旗下,签约达人账号超200个,其中约50个属于百万粉丝级的垂直头部账号,全网累计覆盖粉丝超1亿。

“主流的MCN都倾向于签约有潜力的达人,然后进行快速孵化。”陆昊说,行内第一步,就是先签有一定粉丝基础和短视频制作能力的达人,公司派专业团队对其人设定位、内容生产、分发运营、媒体曝光等方面提供建议和支持,“我们要把流程标准化、数据化和流水线化,把内容创意、选题、达人风格、定位个性化。” 快美对达人的管理细化到,一条视频拍摄时的打光和创意。

毛蛋回忆, 2016年12月,快美找到她希望签约,当时她主要在B站分享美妆视频,粉丝数只有十几万,也未形成明确的人设。签约后,快美根据毛蛋的个性和特征,逐渐确立了“黑黄皮种草博主”的风格标签。

毛蛋是快美为数不多实现电商变现的达人。2018年9月,她联合化妆品牌VNK,推出第一款个人合作款产品眼影盘,在毛蛋个人店铺上线发售,开售5分钟销售额便过百万元;一个月后,与黛末推出的联名款化妆刷售价149元,开售30秒销售额过百万元。至今,个人淘宝店铺开业半年,月流水便超过300万元。

papitube是由达人papi酱创办的MCN,他们也在“拉拢”达人。papitube作者管理部兼运营部高级总监“杨扬帅琪”说道,他们已签约了Bigger研究所、ACui阿崔、张猫要练嘴皮子、KatAndSid等超100个短视频创作达人账号,覆盖搞笑美妆、影视、科技、萌宠、美食等多个垂直领域。

这些达人多来源公司主动联络,也有的自愿投稿,papitube根据内部形成的评分体系审核达人,“最看中的是内容,签约时会先对内容类别、个人表现等内容进行评分”。

MCN等机构与平台关系日益亲密,头部短视频创作者汇集于某一个机构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。据艾瑞咨询的调研,截至2018年6月,头部达人与MCN机构签约占比达到93%,他们已经基本收割了头部达人。

在孵化网红的方法论上,每一家机构都有一套各自的方法论,其共同点在于:用各种独特人设的达人账号获取高流量,再以专业化运营延长达人生命周期,保证优质内容持续输出,最终实现商业变现。

网红工厂

要赶短视频红利的,除了专业的MCN,还有那些冲着 “短视频电商”机会的玩家。

广州左匠贸易有限公司最早做淘宝风格店铺运营,擅长红人电商服务,是抖音公布的首批十家购物车服务商(简称“DP”)之一。有别于MCN机构概念由来已久,DP机构是2018年依托抖音而来的一个概念,意为抖音购物车功能运营服务商,向平台上的达人和企业提供活动对接、达人包装和品牌营销等服务。相比MCN专注于网红孵化,注重全平台运营,DP更专注于抖音平台的电商运营。

“李李李婉君”是左匠的一个女装品牌,成立时采用“淘内”的方式运营,后来察觉到抖音的巨大流量和机会,团队玩起了短视频。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2018年8月底,“李李李婉君”的抖音账号发布了一条变装短视频,快节奏的音效下,她边走边换装,15秒的时间里一共呈现了16套服装。这种视觉冲击强烈的变装玩法多见于娱乐内容,用在女服装推广上属于先例。

她的账号很快在抖音上火起来,1个月后,探索变现的抖音官方,主动帮她开通了正处于内测阶段的“购物车”功能。这是抖音的电商导流服务,其中包含的 “商品橱窗”是获取抖音插入电商平台商品链接的权限。

“我们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要吸引女性,让她们的关注点放在搭配上。” 左匠创始人阿林说道,这套方法很奏效,试水抖音的一个半月后,李婉君的抖音账号粉丝量便突破100万,基于抖音账号绑定淘宝账号,点击“商品橱窗”中的商品,可直通淘宝,淘宝店铺流量也大增。由于目标人群就是爱美丽、爱搭配的女性,内容很垂直,大部分粉丝就是目标客户,销售转化率非常高。“月销从200多万增长到1000多万,其中抖音转化了近50%的销售额。”

阿林一下子看到了抖音流量“巨大蓄水池里的机会”,迅速将业务重心转到抖音运营上。在抖音半公开测试的3个月中,左匠团队提前掌握了一套运行女装店铺的方法论。2018年12月,抖音全面开放购物车功能申请,同时公布了包括左匠在内的首批DP机构。

这是一个有价值的资质,只有垂直于某一领域,且有能力打造头部垂直视频账号的机构,才有可能成为抖音的DP,享受公开“招商”的特权。与DP合作的达人或商家,则可获得平台专属运营扶持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等。目前,与左匠达成合作的账号已超50个。

相比MCN,左匠团队深谙电商运营方法论,熟稔流量转销量之道,在变现落地上打法更直接。

“我们想做大服装这一品类,帮达人构造一整套完善的落地体系。”左匠将抖音当作短视频电商运营的主攻场地,整套运营体系中,会深度参与达人服装风格确定、店铺建立、内容制作、供应链建设、仓储管理等从零到一的电商化环节。左匠也在做网红孵化,目前已签约6个达人账号。

无论MCN还是DP,本质上干的都是“中间商”的活:一端为达人/商家提供内容运营、商业变现等服务,一端为平台输送个性化内容吸引更多用户,是连接网红与平台的一座桥梁。有人这类机构比作“网红工厂”,默默潜伏于镜头后端,批量复制网红IP,不动声色地收割流量和金钱。

多头下注

国内MCN因短视频平台而生,在2016年迎来爆发式增长,那一年,短视频行业方兴未艾,欣欣向荣:抖音上线,快手用户突破3亿;美拍当红,微博开始发力;创新机构正在赶风口的路上,二更获得5000万的A轮融资,一条视频拿到1亿元B+轮融资。

2017年,MCN产业链初具雏形,papi酱创立的papitube、孵化了“办公室小野”IP的洋葱视频、自媒体达人矩阵“自娱自乐”、美妆MCN快美、摩卡视频,及青藤文化、蜂群文化等MCN扎堆出现。

起初,短视频平台多直接扶持内容创作者,对MCN持拒绝态度。随着内容创作者不断涌现,单一平台的内容运营能力无法支撑更多红人,也无法扩大内容的生产能力,MCN的价值凸显出来。

2017年5月,微博推出垂直MCN合作计划,投入30亿元资金扶持MCN;同年7月,号称“不签网红”的快手也开启了MCN合作计划; 9月初,抖音官方推广任务接单平台星图上线,第一批认证了25家MCN机构;紧接着,美拍开展MCN战略,与papitube、洋葱视频、快美等10家MCN确立合作。

易观智库预测,2018年国内短视频MCN机构数量达3300家左右,预计2019年将达到4700家。微博官方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接入合作的MCN达到2700家,同比增124%,账号规模超过57000个,同比增长261%。

MCN机构之所以快速崛起,得益于互联网巨头的杀入。2018年春节,从“头条系”独立出来的抖音一战成名,凭借红包营销,日均活跃用户由3500万增长至6000万以上。抖音揽获的节节攀升的巨大流量,证明短视频不只是新风口,且是可能颠覆格局的先战场,腾讯、百度、阿里等纷纷重资入局。

2018年4月,已战略投资快手的腾讯重启微视,随后接连推出13款产品;百度则一举推出全民小视频、好看视频、伙拍小视频(原Nani小视频)3款产品。一度,市场上涌现了400余款与短视频相关的产品。

为赶超抖音,腾讯微视与百度Nani,不约而同地扛起了高补贴、高流量的旗号招揽达人。得MCN,就是得头部网红IP。硝烟之下,各大平台在争夺内容创作者之外,也争相抢夺优质MCN。

微视重启后不久,一份《微视短视频项目说明书》的截图在业内流传,其中提到微视补贴30亿来扶持内容创作者,补贴标准分为三个等级,每条奖励140元至1500元不等,考核指标包括播放量、点赞数等。

天汇星娱是腾讯合作的MCN之一,据报道,为从抖音挖角百万粉丝达人,其开出的条件是:只要到微视平台,一条视频补贴3000元,且不对视频质量及播放数据进行任何考核。其后,腾讯官方否认了补贴标准,但提及单条小视频补贴最高可达到4500元收益。

百度2019年春晚红包投入10亿,大量流量也导向了旗下短视频平台。好看视频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平台已与Zoomin.TV、新片场、罐头视频等200余家MCN机构,并计划在2019年设立1亿元专属基金,激励知识型内容创作。

但是,对于头部MCN机构和达人来说,他们最在意的不是短期的补贴,那不是大钱,平台流量、变现效率才是考量是否入驻的标准。

“成熟的MCN机构,最核心的能力是拥有自己的变现能力,而不是依靠平台补贴。补贴都是短期行为,如果核心收入靠短期行为获得,我们不会把它当做是头部MCN来看。”陆昊直言不讳。

多数MCN会多平台运营,多头下注,并根据平台在短视频社交排行榜的排名变化,动态调整资源投入和运营权重。最早,MCN们与秒拍、美拍保持亲密关系,随着快手、抖音突出重围,他们又将业务重心迁移至这些新流量入口——MCN用脚投票会加速马太效应,对于平台也是巨大的压力。

快美现在重点投资源的平台有7个——微信、微博、B站、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、淘宝,这一布局取决于平台的整体流量、可控流量及变现效果的加权。抖音和快手所依赖的算法分发,会很大影响MCN运营方法和商业化的侧重点。

“算法本身就是运营核心,MCN能运营的东西很少。”陆昊称,以算法分发为主的平台,侧重点在于做好内容,而微博这类基于粉丝机制的运营模式,相对更能发挥MCN的运营能力和内容能力。

根据不同平台的特性,快美会针对性地调整内容卖点,比如,同样一款口红,在抖音上推广时可能会采取口红变色策略,着重展示它的效果;在微博上可能倾向于做口红对比或推荐,在小红书可能直接做多款口红的实测。

左匠坚定选择了抖音作为电商运营的主攻场地,正是看中了流量足够大。“微博电商要慢慢积累私域流量,粉丝沉淀下后再变现,抖音电商是通过导流可以直接变现,更效率。”阿林表示,未来也会进行多平台布局,目前在快手、微博已有所投入。

变现突围

“抖音现在属于泛娱乐类流量,电商变现转化率有点低。”新媒体内容营销公司北京时代飞鹰CEO王玉北说道,抖音、快手及其生态参与者们,想进入万亿级电商市场分一杯羹,即便是数亿月活的流量也不容易变现。时代飞鹰以电商图文内容营销起家,主要入驻淘宝、京东、苏宁等电商内容平台,广告及销售分成的年收入过亿,现也已进入抖音等平台。

目前,抖音、快手的收入模式,主要来自广告、游戏、直播打赏等板块,比如:用户每次打开抖音首页刷到的第四个短视频,即为信息流广告;快手在2017年7月开始公测信息流广告,并在2018年10月推出营销平台;双方在发行游戏之余,相继推出自研游戏产品。

广告、游戏外,电商是互联网企业最常见的收入来源,这是平台及其生态伙伴们当前开拓的重点。

根据Quest Mobile报告显示:2018年12月,短视频用户总使用时长,占到即时通讯总使用时长的28.7%。电商平台拼多多凭借即时通讯领域霸主微信的导流,成立3年市值超300亿美元,那么,短视频领域,诞生一家百亿美元市值的电商公司,理论上也是可能的。

挑战在于,两者的流量属性和分发机制不同。机器算法掌控下的短视频平台,在不停地为用户寻找“刺激”刷新首页,用户与达人、用户与用户之间并未建立起强连接关系,缺乏像微信、微博等社交产品所建立的信任关系,粉丝留存率低,商品推荐也变得异常艰难,这对达人和MSN尤其不利。

2018年,抖音、快手等接连上线电商带货功能,转化率很低。王玉北分析,这源于短视频平台和淘宝的场景不同,“淘宝上的用户口袋里都是装着钱来逛”,基于淘宝“有好货”、“淘宝直播”这类内容入口,时代飞鹰一篇爆款文章,5分钟可带货1万件、实现千万级的营收,这种案例在短视频平台现在还很少见。

头部MCN机构或者头部网红,现在依然主要依赖广告变现。陆昊透露,快美电商与广告的GMV(成交总额)占比几近持平,从利润水平来说,广告更高一些;旅游类MCN畅游新媒CEO丛琳称,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及平台补贴,其中广告收入七成。

即便顶着“第一网红”标签的papi酱也是如此,2016年,papi酱凭借一系列幽默搞笑的短视频走红网络,其创办的papitube获得罗辑思维和真格基金1200万元投资,估值过亿,第一条贴片广告也以2200万元的天价拍出。

近两年,她接连主演电影《妖妖铃》,录制《吐槽大会》等多档综艺节目,斩获一线大牌的商业代言。2018年,papitube公司营收同样过亿元,主要收入来自广告、平台分成及电商三大业务,其中广告业务收入占比超过五成。

“可能第一批进来的品牌有一种试水的心态,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玩法,我的钱应该怎么用,怎么能够找到跟品牌最匹配的内容。” 杨扬帅琪说,广告模式相对成熟,品牌方对短视频的投放也越来越认可,单是2018年双十一期间,papitube和100多个品牌达成160个合作。

但是,一直有达人和机构在探索电商变现的路径。同样在2016年走红,如今微博粉丝近1600万的古风美食网红李子柒,就是这样的试水者。

2017年,李子柒签约MCN机构微念,个人创办的公司获得投资。与众不同的是,李子柒的视频目前尚未接受品牌广告投放,商业化重心主要放在个人IP的精耕细作上。2018年5月,微念获得B轮融资,微博战略直投。3个月后,李子柒对外宣布将打造个人品牌,同名天猫旗舰店正式上线,首款产品是其联合故宫食品推出宫廷苏造酱。在她的天猫店铺中,所售商品的品牌也均为“李子柒”。

作为微念A轮领投方,华映资本见证了微念在短视频赛道里的探索。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说道,微博投资微念时,就在思考其商业化路径,最初更看重的可能是李子柒的个人商业价值,“想探索这种单个大网红,走到明星档次或者成为像雪梨那样带货的网红IP时,微博能在中间起到什么作用。”

微博的探索是值得的。据媒体统计,李子柒天猫旗舰店上线一周销量破千万。受限于产品定价偏高及品类有限等因素,销售势头并未保持下去。截至目前,店铺粉丝总数高达125万,按照店铺公开的价格和付款人数,粗略计算可知近一个月的销售额约为176万元。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像李子柒这样深入介入生产、运营、售后等产业链的达人并不多。王玉北认为,绝大多数达人会选择为商品导流变现,涉足供应链太棘手,“比如明天是中秋节,给朋友送的产品还没收到,客户会受不了。”

无论是前期孵化运营,还是后端电商、品牌研发、供应链建设和仓储物流等诸多环节,需要达人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打通 ,从国内诸多被存货拖垮的生产商也能看出,行业风险很高,稍有不慎品牌便可能毁于一旦。在达人有限的“生命周期”里,更多人的最优选择是赚快钱,通过品牌广告变现。

快美是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MCN机构,陆昊认为,行业过了遍地黄金的阶段,进入市场淘汰整合期,“近两年新进入市场的MCN都被淘汰了,继续奋战的都是一些有完整盈利模型的。”他表示,随着平台进入变现增长期,流量红利逐渐下降,对MCN机构的整体规模、变现模式、盈利模式要求将提高。

事实上,达人的影响力决定了MCN机构营收的上限,除了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少数网红IP,多数达人的“生命周期”极其短暂,可能等不到回收成本,在部分投资人看来,MCN是一个很难做大的生意。

GGV纪源资本投资的社区产品最右、糖豆都在短视频领域有所布局,公司执行董事李浩军把MCN行业比做“夹心饼”,“MCN一端服务内容创作者,一端服务平台,本质是中间服务,相对来说不是一种很长久的服务;而逐渐成长起来的头部内容创作者,又具有一定分发能力,并不需要MCN支持。”

至今,很多MCN机构仍未能实现稳固的盈利,依靠平台补贴、品牌广告和内容电商等低效的变现模式,短期难以覆盖内容生产的高额成本,若是这种情况持续,就会波及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吸引力。

变现之路,道阻且长。

探路提速

“网红带货更多商业价值还是集中在微博平台,我们当时判断微博确实需要一批MCN,帮它经营内容和网红。”刘天杰表示,华映资本之所以在2017年投资快美,是看到微博作为平台方对中间机构MCN的需求。

两年后,微博成为头部MCN机构的主阵地。快美主要收入集中在微博平台,从微博起源的papitube,广告主的主要投放渠道为微博和抖音平台。不管是在产品形态还是商业化变现方面,微博一路见证了从图文为主到短视频兴盛,已成为当下诸多社区类产品商业化变现的样本。

最近几年,微博营收保持高速增长,源于两个原因:一是对用户首页信息流的算法不断优化,不仅打乱时间排序,还规范了大V发布的 内容,向用户推荐感兴趣内容,其中包括广告信息;二是为内容创业者商业化变现,创造更好环境。

早年间,微博平台上大V赚得盆满钵满,平台却很难盈利。随着微博的“信息流优化计划”推进,平台对内容分发掌控能力增强,大V在微博做营销发广告,需向平台方掏一笔“过路费”。

起底网红经济:批量制造网红,收割流量和金钱

同时,微博在2015年推行垂直化战略,在各细分领域扶植中小V。对垂直领域的创作者而言,内容更易变现,微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,平台内容生态也更加丰富。在微博上,截至2018年12月,粉丝数超过2万或月均阅读量大于10万的头部内容创作者规模为70万,合作2700家MCN机构签约的作者仅有约6万。

据微博官方数据,平台内容创作者最主要收入来自电商变现。2018年,微博赋能内容作者的收入规模为268亿,其中网红店主和内容导购相关收入达到254亿,占比超九成。2018年双十一当天,淘宝女装交易金额前10名都是微博上女装大V,其中6家微博网红店交易额破亿。

不同于微博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依据大数据算法,在内容分发的把控力更强,在造星能力方面,抖音等平台堪称“金手指”,“成都小甜甜”等用户一夜成名。平台算法推荐的另一面是,达人与用户的关系不如微博、微信等社交平台紧密。这被视为抖音在2019年初发力视频社交,接连推出“随拍”功能和视频社交APP“多闪”的原因之一。

尽管产品基因不同,抖音也开始借鉴微博的经验,加速商业化。由于头部大V已被相应的MCN机构签约,抖音正在更深地介入到数量更为庞大的中V群,希望在细分领域扶持他们。

从抖音官方公布的10家购物车服务商来看,选择机构类型高度垂直化,涉及服装、美食、美妆、家居等具体品类。比如, DP中就包括曾成功运营茵曼品牌的苏州唯智互动传媒。垂直化的商品内容可以与现有娱乐化内容生态互补,抖音想要迅速引进更广域的商品,做实各细分垂直内容。

2018年12月,抖音运营人员主动找到了王玉北,希望借助其手中的品牌资源以及对内容商业化的理解,帮助达人对接商家。

“只有跳舞唱歌的内容是没用的,那只是在精神领域,不够落地,所有人都离不开衣食住行的东西。” 王玉北称,所有短视频平台一定会朝着垂直化方向发展,这有利于内容生产和商业变现。李浩军持同样观点,他认为在垂直消费人群中,短视频都是一个很好的表现形式和载体。

王玉北介绍,抖音将签约的达人按照相应标准进行划分,若达成合作,抖音会在流量、内容运营等方面给予支持,三方再按照合同约定分配利润。某种角度上,抖音已是事实上最大的MCN机构。

“我们经历了从文字到图片到视频的传播,MCN革新的机会在于内容创造能力。”承奇资本合伙人蒋浩然表示。王玉北也受益于图文内容大爆发阶段,他清楚记得,2015年开始创业的第4个月,四五人的团队就实现了人均百万的月营收。

据他观察,无论广告主还是厂商,对于短视频的流量十分渴求,“我们做的图文、短视频、直播营销比例,现在是6:3:1,图文的高点已经过了,品牌方对于短视频的内容营销,热情非常高。”他已挑选了美妆、美食、母婴三大品类,正等抖音推送合适的达人候选者进行尝试,期待着入局抖音后的效果。

快手同样在发力电商业务。2018年11月,其举办“首届电商节”,拿下“快手卖货王”头衔的“散打哥”称,当日通过直播卖货的销售额高达1.6亿。据快手官方数据,2018年双十一、双十二期间平台订单量超千万。目前,快手电商已接入淘宝、天猫、有赞等第三方电商平台。

笔者在快手平台上曾观看过两位粉丝超50万的达人直播卖货,他们犹如过去的电视购物主持人,试穿、试用商品,在线实时回复粉丝提问。所售商品并不贵,其中一位粉丝超200万达人,所售欧束口红仅为68元,并附赠墨镜或项链,不过,该淘宝店铺并无相应品牌方授权资质证明。

与抖音上签约MCN的达人不同,这两位快手达人所开的淘宝店铺,粉丝仅数千人,商品评价也寥寥无几,若直接在淘宝平台搜索,很难发现其店铺。所以,直播时尽量将存货清完。

客单价偏低,快手达人直播时常以推销商品为目的,而非经营店铺来留住粉丝复购。王玉北称,快手电商做得更成熟,而且用户群有优势,相比抖音主流的女性用户,快手“老铁”更易受到“达人”影响,“(快手用户)辨识度不强,只要便宜、好玩、找到成就感,就愿意买。”

渴求流量的广告主及商家,亟需商业化变现的短视频平台,不断制造爆款内容的MCN,以及唱歌跳舞、卖萌段子的达人们,各方都期待,短视频巨大的流量能带来匹配的商业价值。而现有的在位者们,则正警惕地盯紧了这块的变化,有京东内部人士说道,京东非常忧虑抖音在电商领域的潜力,至今,抖音不能转链接至京东。

在刘天杰看来,5G商用在即,更多电子产品将配置显示屏,会引发一新一轮短视频的场景化需求,用户对于强互动性的内容会有更好的体验。这意味着,短视频会占有更多的流量份额,现在的优势占位会成为未来的先发优势,这是谁都不愿放弃的机会。

网黑涛说,等到大学毕业,若短视频风口还在,他想以此作为自己的职业。不过,这个行业留给他这样小白用户一夜成名的机会不多了。

 

相关推荐:

1.百度、头条、腾讯围猎互联网教育!

2.2019短视频中场战事

3.2019年,巨头不打补贴战了吗?

4.2019年95后用户洞察报告!

5.短视频运营:巨头入场,Vlog下乡!

6.为什么拼多多无法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?

7.再战微信?从飞聊再看头条的社交梦 !

8.小红书的权力游戏!

9.谁动了BAT的广告?

 

作者:李惠琳、杨松

来源:21世纪商业评论(ID:weixin21cbr)

本文由青瓜传媒发布,不代表青瓜传媒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opp2.com/138182.html

联系我们

1820596998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jay@opp2.com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